会员登录 马上加入

搜索

| | | | | | |

单车情缘(张扬原创故事)

[复制链接]
张扬 发表于 2021-2-6 19:4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扬
2021-2-6 19:41:41 1380 7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张扬 于 2021-2-9 11:05 编辑


1.
上次说了二十多年前张扬相亲的糗事,这次再来一个续传,要不然太对不住张扬了。
其实,那次相亲吹了,张扬一点也不在乎,他笃信“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这句千古名言,着什么急呢,自己风华正茂,天涯何愁无芳草?
   然而媒人八婆倒闲不着,这不,才过几天,她又给张扬找了一个,说是比上回那个更漂亮呢,今天就要来看门了。张扬自己家徒四壁的,得向李财借点东西来充充门面。

2.
   李财推着他那辆凤凰单车刚出门口,见张扬火急火燎的赶来,忙问嘛事。
“借车。”张扬指着他那辆车照直说了:“一会八婆带美女来相亲,借来撑撑门面。”
“又借车?那怎么行,我正要到镇里办点事呢。”
   张扬一把夺了车过来,说:“不行也得行,你要骑就骑我那辆去吧。”
“你那辆破车?我看不到半路它就得骑我了。我还是等一辆过往的拖拉机算了。”
   李财很无奈,老友呀,不帮忙是不行的。

3.
   张扬把自家的厅堂布置很得体,从四叔家捧来的电视机摆在正面,李财的那辆铮亮的单车摆在左面......他刚刚布置完毕,八婆就领着一个大美女进门了,哇!果然是靓,就如墙上的大明星。八婆见张扬看的眼定定,低声对他说:“怎么样?流口水了吧。  
   张扬回过神,连忙抹抹嘴角,心里却打起了鼓:“这也太美了吧,她会看得上我?”
“阿香,这就是张扬,她是这十里八村的大才子呢......”八婆不愧是媒人精,她把张扬从头到脚赞了一番,全是可以炫耀十八世的优点。
     哈,张扬成了大才子了?媒人婆的嘴就是厉害。
   阿香脉脉含情的看着张扬,眼光充满欣赏。她倒是落落大方,一点也不怕生,闲聊一会就帮着做午饭,一副持家好手的模样。张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怕是她真喜欢上我了?”
   张扬展示了一手厨艺,做了一桌香气勾人的菜肴,八婆又大赞了一番,对阿香说:“你以后有口福了,餐餐就像进酒家里吃的。一会吃了,跟张扬到处转转熟悉熟悉,在这里住两天再回去。”
“是呀是呀。”张扬一家人都附和着说。
   阿香像是有点为难了,她说:“我母亲这几天病了,一会就要回去照顾她呢。以后吧,以后我再来。”
   既然如此,大家都不便挽留。
   午饭后,阿香就要回去了,张扬理所当然的骑着李财那自行车送她到镇上。一路上,他俩谈得相当投机,十几公里的路程,不觉意就走完了。
今天是圩日,镇上人头涌涌,很挤。张扬把车停在街口,对阿香说:“你在此等等,我去买点东西给你拿回家。”张扬很有孝心的,阿香的母亲病了,得买几瓶鱼肝油孝敬孝敬未来的丈母娘。(待续)


单车情缘.png
 楼主| 张扬 发表于 2021-2-8 21: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扬
2021-2-8 21:07:32 看全部
4.
      话说张扬的老友——李财在镇里办完了事转回家,刚走到街口,一眼就看见了自己借给张扬的那辆单车。他四周环顾一下,咦,咋不见张扬的?他心里那个火呀腾的就冒了起来:张扬呀张扬,你就这样把我的单车停在这里,就不怕被人偷走?
     他刚走近单车,忽闻一声娇喝:“你想干啥?”李财愣了一下,抬头一看,见是一个短发女孩正竖着凤眼瞪着他。
        好凶呀。李财笑了一下,说:“这是我的单车。”
      女孩盯着他好一会,又大声说:“你别动,这不是你的车。”
     “哈,我自己的车还不认得,你看,凤凰牌的,还有车座的外套还是我前几天套上的呢。你这妹子好奇怪,这车不是我的,莫非是你的?”
      那妹子扬起脸,一步不让的说:“对,就是我的。怎么样?”
      李财忽然想起张扬今天相亲,这八成就是张扬今天相亲说的对象。他睁大眼睛细细的把女孩看个遍,张扬呀张扬,你还说今天相个美女呢,我看是十足一个母老虎,你的什么眼光呀。算了,算了,我也不与她计较了,如果说出了借车的内情,不等于丢张扬的脸吗。要是因这个令到张扬相这门亲事吹了,我李财可就成了千古罪人啦。
街口里已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人,正看他俩热闹呢。李财想:有这位老虎一样的‘未来的扬嫂’护着,自己的单车丢不了。若果自己再不走,一会张扬回来,场面会更尴尬。他连忙挤了包围圈,在一阵嘘声中溜回家去。


5.
   李财回到半路,见着了老友王胜文,他笑着说:“今天见着了张扬相的对象,长得这般模样,张扬还说是美女呢,笑死我了。”
   “中午时,我也碰见了,是长得很漂亮的呀,好像哪位港台明星——”王胜文一时想不起名字。
   “啧啧,你们都是什么眼光的,这样也算美女,上街一抓一大把啦。还剪个短头发,穿着一条牛仔裤,十足一个男人婆。”
      “什么短头发?是卷发的,还染黄了,穿着的是一条闪眼的裙子,打扮得很时髦的,李财,估计你看错人了。”
      “我哪里看错人,我虽然不认得她,但我认得我的单车,她就站在车旁,还说我的单车是她的,叫我别动,一副恶死啷当的样子。”
      “张扬呢?”
      “没见着,估计张扬去买东西了,就叫她在那守着单车。”
      “莫非她会变?告诉你,他俩就是骑着你的‘凤凰’在我身边经过的,还跟我打了招呼。那卷发美女一股香水味冲来,弄我打了几个喷嚏呢,现在鼻子还有点痒。”王胜文揉揉鼻子,又说:“我看你压根儿就没见着张扬他俩,不要一看见‘凤凰’车就以为是你的,人家就没有?真是笑死人。”
        王胜文说的虽然也在理,可那单车跟了李财两三年了,最熟悉不过啦。单单从座位套上就可以看出,那辆车肯定就是自己的,绝对不会错。
      “这就奇怪了。”王胜文自言自语说:“莫非张扬兴奋过头,只顾拍拖,把单车就这样随便的扔在那里了?”
      “不错,肯定是这样。”李财连连点头。
      “完了,完了,那个男人婆看中了你的单车,看来,‘凤凰’远走高飞了啦。”王胜文呵呵笑了起来。
      “怎么?她是偷车的?”李财大惊失色,他当时怎么想不到呢。疼心呀,花了整个身家买来的凤凰说没就要没了。他连忙拔腿往镇上跑去。
        李财呀李财,等你跑到镇上,蚊子都睡着啦。
  李财当然没有跑到镇上。他刚跑出几步,就被王胜文叫住了。
        “待你跑到镇里,圩都散了。”
         李财收住了脚步,哀嚎起来:“我的车呀——”
         哈哈,这个爱车如命的李财。
         王胜文在一旁欣赏着李财呼天抢地的猫样,嘻嘻只是笑,好一会才说:“你也甭这样做作了,如果真弄丢了,张扬会不赔你?”
        一语惊醒梦中人,对呀,车是张扬借去的,丢了就要他赔,老友也没得商量。
      “我,我这就去他家等他回来。”李财一溜烟奔张扬家去了。(待续)


 楼主| 张扬 发表于 2021-2-9 11: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扬
2021-2-9 11:18:19 看全部
6.
        李财跑到了张扬家时,张叔和张婶正在收拾厅堂,他们刚刚送走了媒人八婆和来串门凑热闹的邻居。
   李财问:“张叔,张扬回来了吗?”
     “还没呢。”张叔看看墙上的挂钟,奇怪的说:“现在都快六点了,怎么还不回来?”
        李财心里落落乱的想:回什么来呀?得了美人不要车,我估计这个大头虾现在正在满镇找车呢,要是找不回,看他如何向我交代?哼!

   太阳慢慢下了山,漫天的云霞如诗如画。
      张扬披着满身霞光匆匆回来了。
         张婶问:“阿扬,怎么这才回来的?你是送阿香到她家吗?”张扬看看母亲,闪闪烁烁的说:“嗯,是的,送到家了。”
         李财跑出门口看看,又跑了进来,着急的问张扬:“喂,我的单车呢?”
      “你的车丢不了。”
      “在哪呢?”李财左张右望着问。
         张扬见爸妈也在疑惑的望着他,于是一手搭上李财的肩膀,低声说:“走,我们出去聊。”

        出到门口,李财再四处细细搜寻了一遍,都没见着单车。坏了坏了,看来果真被那个王胜文说了个正中。现在看张扬这般动作神态,那辆“凤凰”是彻底没戏了。顿时, 一股凉气从李财的脚底穿透天灵盖,他筛着身子抖声问:“单车呢?张扬,你不会是弄丢了吧?......怎么这样大意的......你,赔。”
        “激动什么呀你?车好好的,怎么会弄丢的呢?”
        “没弄丢?在哪?”
      “一个星期后还你。”
        “这,这么说,现在单车已经不在你手上?”
        “嗯。”
       “报警了吗?”
       “报什么警?我都说了没有丢。”
         “那——我的单车在哪呢?在哪呢?张扬呀张扬,丢了就丢了,你怎么就不敢承认的呢。老实告诉你,我都看见了,那个贼长什么样子的我现在还清清楚楚的记得。走,现在报警还不晚。”
           张扬很奇怪的问:“你也看见那贼了?”
         “对,是个女的。”
            张扬笑了起来:“确实有个贼打起你那辆‘凤凰’的主意了,不过他是个男的。”
        “男的?”
        “对,好在被人发现早,他没有得手。”
        “那,我的车在哪呢?张扬呀,你能不能痛痛快快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要是我的车没有着落,我的心就罗罗乱,找不到归宿。”这个爱车如命的李财呀。张扬,你再不告诉他,他要疯掉的。
       “我把车借人了。”张扬终于肯说了出来。“没有经你同意就借人,请原谅哦。”
         借人就借人,开诚布公的说不好吗?干嘛老兜兜转转的。你这个张扬呀,你就不担心人家李财会腾高血压犯心脏病,要是瓜柴了如何是好?
         李财被张扬牵着兜了一大圈,虽然不情愿把单车乱借人,但是毕竟知道了车还在,所以心也轻松了很多了,他哈哈笑着问:“明白了,是借给你那个美人阿香吧?”
          “不是,是借给阿田了。”
          “阿田?”李财侧着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谁是阿田。他问:“是你的老朋友?”
            张扬摇摇头。
          “熟人?”
          “不太熟。”
         “既不是朋友也不是熟人,你就这样放心把我的车借给他?”李财简直气炸了。
           张扬摇了摇头,无奈的说:“唉,我也没办法呀。”

         这个阿田究竟是何许人,能令到媒婆口中的大才子也无计可施?张扬呀张扬,你到底摊上什么麻烦事了呀?


 楼主| 张扬 发表于 2021-2-10 18: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扬
2021-2-10 18:18:10 看全部
7、
         这个阿田究竟是何方神圣,能令到媒婆口中的大才子也无计可施?这张扬到底摊上什么麻烦事了呢?

          这个还得从他在镇上的奇遇说起。

         话说 张扬单车搭着阿香来到镇上,把车停在街口,自己去买点东西孝敬孝敬未来的丈母娘,就叫阿香在此守着单车等他。可是,等张扬拎着两瓶鱼肝油回来时,只有单车停在那里,阿香不知道哪里去了。张扬以为她到了邻近的商铺买什么东西,便张口呼喊她:“阿香——。”忽然,肩膀上“啪”的挨了一掌,“大志哥,你终于回来了。”

             张扬转过身一看,是个与自己一般年纪的短发女孩,不认识。他笑了,对妹子说:“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大志,我叫张扬。”
            那妹子也笑了,说:“小指头大的黑痣,还不算大?还堂堂正正长在眼眉上,也真够张扬的了。张大痣——”
             张扬最憎恶别人给起外号,他下意识的摸着眼眉上那该死的痣,脸色沉了下来,正色的说:“请叫我张扬。”
          “别装那么严肃了好不好,你还欠我一个‘谢谢’呢。”那妹子依然笑着。
          “什么?你给我起外号我还得谢谢你?”这人真不可理喻。

           旁边一个摆小摊的阿婆答嘴过来说:“后生仔,你真该好好谢谢人家姑娘,不是她,你的单车早被人拉走了。那个矮壮矮壮的贼硬说单车是他的,是这妹子生生把他唬走了......”阿婆接着把事情的经过像讲故事般说了一遍,讲得很生动,姑娘见义勇为挺身而出智斗贼人的形象跃然在张扬的眼前。张样揉揉眼睛,把这个英雄妹子从上到下看了细。那妹子抿着嘴,嘴角露着一丝笑意一点傲气,好像她伟大的不得了。再看身材,还不错哦,只是头上配个短发,真看不顺眼,简直就是个男人婆,怪不得连偷车贼都怕她。

          张扬忽然想起阿香,我叫了她守着车等我的,她跑哪里去了?害得我差点丢了车。
        “妹子,你看见阿香了吗?就是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姑娘。”张扬问。
        “你刚离开一会,中巴就来了,她上了车啦。”
         “哼,竟然丢下车子不管,招呼不打个就走啦?这阿香什么意思?”张扬冒火了。
          那短发妹子眯着眼的看着张扬,说:“这么就发火了?她可能有什么急事呢?”
          张扬想了想,对呀,可能阿香是着急她母亲的病,忙着赶回家,忘了还有这辆车。看在她有孝心的份上,就原谅她吧。

           张扬不好意思的对妹子说:“这次如果不是有你,我的单车就没了。真心谢谢你了。”
          短发妹看了张扬一眼,正经的说:“我不要你的‘谢谢”,我要你帮一个忙,行吗?”
        “当然行,说,帮什么忙?”
        “送我回家。”
          张扬为难了,他还要赶着回去送八婆回去的呢。况且,自己正与阿香谈着,已经有七成火候了。要是被阿香知道自己的车上还搭着别的妹子,会怎么想呢?如果以为我张扬一脚踏了两船的,肯定与我吹定了。可是,这妹子对自己有恩,我又怎能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呢?
          “说呀,行吗?”那妹子在催。
            张扬咬咬牙狠狠心,说:“行行,上车。”

8.
       一路上,张扬都不说话,他东张西望,总怕有熟人看见他。倒是那个“男人婆”十分开心,他见张扬满腹心事的样子,便逗他说话:“张大志,那个阿香是你的对象是吧?”
            张扬听她叫外号,心里又冒火了,要不是看在她有恩于自己,早就把她扔过那边山。他低沉地命令:“叫我张扬。”
        “好,就叫张——扬,哈哈——”那“男人婆”笑的弯腰,弄到张扬车头猛摇了几下,差点摔倒。笑完了,“男人婆”又说:“你那位长得很漂亮哦。”
           这还用说,我看得上的一般都美丽绝伦,哪像你男不男女不女,摆在街边都没人要。张扬想着想着,便挖苦她说:“你也长的挺漂亮的。”
         “真的吗?我还是第二次听到这样说我的。”
          张扬乐了。哈哈,这妞竟然当真了。她漂亮?别的女孩都成天仙了。好,待我再逗逗她。“噢,‘第一’居然被人抢了,是谁?是你男朋友吧?”
        “不,我妈妈,她说我是心目中最最漂亮的女儿。”
            听听,我说得不假吧,除了他妈妈,还有谁把她看得入眼?张扬笑着问:“你男朋友不会不赞你漂亮吧?”
          “说了,就在刚才。”
             刚才?刚才不是我说的吗?张扬犯糊涂了。
          “哈哈,我逗你呢。停车停车,到家了。”

             张扬车还没有停稳,“男人婆”已经嗖的下了车。公路旁不远,一座低矮的泥砖房半掩在竹林中。“男人婆”招呼张扬:“走,到我家坐坐,喝杯茶。”
           “不了,我还要赶着回家呢。”
           “男人婆”不由分说拎起那两瓶鱼肝油,说着抬腿就走。
           “哎,哎——”张扬这两瓶鱼肝油还是要送给阿香的,你这一拿走,几十元就白扔了。张扬连忙推着车追了过去。

      “男人婆”走的贼快,她远远就喊:“爸——妈——”她爸爸妈妈乐颠颠从屋里走出来。
         “爸、妈,他叫张扬。”
            她爸一手从女儿手里接过鱼肝油,满面笑容的对张扬说:“来就来嘛,用不着这么破费。”
           张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以为鱼肝油是给他的呢,唉,这“男人婆”也是,怎么不解释解释的。张扬嘴想要说什么,可又不知怎么说,吐出来几个字却变成了:“要的。要的。”

           进得屋里来,屋里也没什么摆设,只是一张八仙台和几张独头凳,和张扬家不相上下。“男人婆”麻利的倒一杯茶来,张扬端着茶在一张木头凳子坐了下来,浑身不自在的,为啥呀?你看看,“男人婆”的爸和妈,正笑嘻嘻的围着张扬看,就像围观一头猴子。她爸边看边点头,好久才开口:“眉头藏大痣,稻秆盖珍珠,好,好。在哪里工作的?”
        “在家。”
        “在家?”
         “男人婆”插嘴说:“爸,他是种养专家,在家发展种养业。是吧,张扬?”
         什么?种养专家?这顶大帽子我可受不起,张扬刚想摇头否认。“男人婆”猛地掐了他手臂一下。
        “是,是。”
          张扬边说边摸着手臂,心头那个火呀,直往头上冲,真想一掌拍她出大门口。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他得忍着。他总觉得这家人怎么怪怪的,总之,此地不宜久留。
         “阿叔,不早了,我要赶回家了。”
         “在此住一晚才回去吧。”
         “男人婆”连忙说:“张扬他很忙的,几十头猪等着要他去喂呢。”
        “对对,回去要喂猪。”张扬为了快点脱身,说谎也说的像真一样,况且这也不算是说谎,他家里真的也养有一头猪。

          “男人婆”的爸显然很高兴,他站起来送张扬:“既然这样,我也不留你了。我的女儿,自小惯坏了,太调皮任性了。她虽然没读多少书,但是种田种地养猪养鸡的,她是很在行的。这几年他妈妈身体不好,田头地尾都是她操劳......”
       怪不得这“男人婆”这样的古怪的性格脾气,原来读书少,不懂得五讲四美待人接物。管她呢,反正我们是萍水相逢,怎样的脾气过一会就与我无关了。哈哈,谁要是娶到她谁就倒一世大霉。

       “爸,我送送他。”“男人婆”一把拉起张扬就走出了大门。张扬侧头往屋里望,他的两瓶鱼肝油还在那,自己也不好意思讨回了。
           张扬默默的拉着单车,“男人婆”跟在后面,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一直到了大路口。

        张扬回过头,说:“我回去啦。”
        “男人婆”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几张人民币递给张扬,说:“谢谢你帮了我忙。”
         张扬望着她手中的钱,问:“你什么意思呀?”
         “你的鱼肝油。”
      “哦。”张扬笑了:“不用了,今天要不是你,我的车就丢了。”
       “一项还一项,你不是已送我回家了吗。两瓶鱼肝油我总不能白要吧。”
        “看你母亲身体也不好,就当我孝敬她。”
        “是你不要钱的,你别说我贪心哦。”男人婆不客气的把钱挤回了口袋,抬头又对张扬说:“今天羡慕死我了,你与阿香女的美男的帅,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哈,我也觉得是。”张扬认为在这方圆几十里,很难再找出一个阿香一样美的人。
      “准备结婚了吧?”
       “结婚?今天才相亲呢。不过,我觉得离结婚不远了。”

        “其实,我今天到镇上,也是去相亲的。”“男人婆”低着头说。这个风风火火的女孩第一次露出满腹心事的样子。
       “你没看上?”
          她点点头,勉强的笑了笑,说:“说到相亲心就烦,不是他相不中我,就是我相不中他。可是我爸妈说女人一过了年龄找对象就很难,总希望我趁年轻找一门好人家。只要我一天没相上,媒人就踏破门槛。你说,烦不烦?”
        “呵呵,我也一样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呀。”张扬感同身受,烦又有什么办法,这是人一生中必经的一段路。
        “男人婆”扯了路旁的几片树叶,在手里玩着,说:“说真心的,我想自己找对象,那媒婆吱吱喳喳,隐瞒缺点净说优点,靠不住。”
        “说得好。不过,今天你又没相成,以后还得烦呀烦。”
         “这你放心。保管三个月内,我爸妈不会逼我相亲了。”
           张扬大惑不解。
       “我爸妈以为我相成了呢。谢谢你帮了我的大忙哦。”“男人婆”哧哧的掩嘴偷笑。
         张扬顿时醒悟过来,这“男人婆”利用自己骗了她父母呢。怪不得她父母的眼神怪怪的,原来他们把自己当成了未来的女婿。哎呀,你这“男人婆”真可恶极了。张扬指着她责骂:“你这骗子。”
        “骗子?”
        “骗了你爸骗了你妈还骗了我,还不骗子?我现在就去告诉你爸真相。”
     “哈,你去吧。我压根儿没有说过你是我的对象,是我爸他自己以为。不过他好像很欣赏你,还说你是稻秆盖珍珠呢。”
         张扬气哼哼:“可你骗了我。”
      “我就是不想骗你,这才对你全说了。”
         张扬想想也是,从头到尾都是自己愿意的,怎么说人家骗呢。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明明像是吃亏了却又找不到缘由。

         男人婆盯着他,嘻嘻笑着问:“在想什么呢?没声出了吧,张——。”
         张扬气急败坏地指着她说:“你再叫张大志,我就叫你男人婆。”
      “我可没说哦,是你自己说的,——
          看着这可恶的“男人婆”,张扬尽管气得冒烟,也拿她没办法。忽然,“男人婆”收住了笑,两眼变得温柔起来。
      “哎,我这短发不好看吗?”
        你这短发不是不好看,是实在太难看。不过,倒蛮衬你这臭个性的。你好看不好看与我有什么相干,最好刮个光头做个尼姑模样;要是挂个阴阳头,那更是精彩绝伦呢。张扬只是心里暗笑,并没有作声。

        “男人婆”见状,又说:“因为经常下田干活,长头发惹麻烦,所以剪个短发。以后,我不剪了,长个长发披肩。”
          头发在你头上,你想咋你有权利,就算长到脚底,你也不会变成仙女。  
   
      “张扬,你这人真怪?到现在也不问我叫什么名。”
           哼,你才怪呢?我管你叫阿猪阿狗 ,反正今天一别,后会无期了。
       “我姓唐,名叫小田,你叫我阿田就行。”
        “阿田?”张扬脱口而出,一个女孩子起这样一个名字真够古怪的了。
        “对。我还有四个弟妹,叫小地,小河,小山,小路。他们上学住校的,还没有回来。”阿田好像与张扬很熟,一咕噜说了一堆后,又问:“哎,张扬,你到现在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哪村的?”
        “看我的姓就知道了?真是蠢蛋。”
        “你是张村的?”阿田很惊喜的样子。
        “莫非你到过?”张扬奇怪的问。
        “没。不过,总有一天会到的。很远吧?”
        “远呀,不过骑单车也很快回到家。”

           阿田望着这辆凤凰单车,羡慕地说:“可惜我还不会骑车。”
         “学呀?”
         “我家的情况你也知的,暂时还没买有车。今年春节时想借邻居的单车来学的,可是他们怕我摔坏,没有借成。”
         “他们怎么这样吝啬的?”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大方?”阿田忽然话头一转:“哎,张扬,借你的车我学几天怎样?”
        “这——”张扬张大嘴巴,不知怎样答复为好。说借,可这车是自己借李财的,它可是李财的心肝宝贝。要是借给阿田给摔坏了,非要我的命不可。说不借,这不是自己也成了个吝啬鬼,这不自打嘴巴吗?
          就几天,行吧?
           今天真是撞邪了,好好的怎么又把自己绕了进去的呢,张扬左右为难。这时候,一辆中巴“嚓”的停了在身边,司乘小姐探头出来喊:“靓仔靓女,到哪里?”
          阿田催张扬说:“还磨磨蹭蹭干啥,你快点上车呀。”
        “哦。”张扬莫名其妙应了声。
       车门嘭的关上后,张扬才回过神,诶,我怎么无端端上车了的?他把头伸出车窗,大声叫唤:“喂,我的车——”
      “你放心吧,一个星期后你来骑回去,保证完整无缺。阿田望着张扬无可奈何的囧样,顽皮的大笑起来,笑声银铃般清脆。

a7797 发表于 2021-2-11 10: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a7797
2021-2-11 10:18:06 看全部
 楼主| 张扬 发表于 2021-2-14 18: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扬
2021-2-14 18:17:42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张扬 于 2021-2-14 20:28 编辑

9、
         张扬就像讲故事般把事情的经过叙说了一遍。听得李财入了神,听得他七窍冒烟。张扬无奈的说:“碰上这样的人,我真是亏大了。”
       “是我亏大了呢。”李财忿忿地说:“你说的这个阿田百分百就是我在镇上所遇到的那个‘男人婆’,没想到她反而把我当贼了,你说我冤不冤?而今,你又把我的车借给她学骑,你说我亏不亏?还好他的弟妹住校不在家,要不然一星期下来,还不摔成一堆废铁?”
        “他们顶多周六周日回来一两天。”
        “我的妈呀。明天就是周六了。完了完了,看来我得叫定收买佬了。”
           张扬拍拍胸膛,对李财说:“我办事你放心,我负责到底的。”
        “你办事我才不放心呢,嘴软耳软心软,人家说借你就给。你不会是看上了人家吧?”
        “我看上她?”张扬笑得喘气,笑到太阳都下了山。

10、
         今天,张扬真是累死了,吃过晚饭早早就躺在床上。他回想着阿香的音容笑貌,朦朦胧胧入睡。忽然,耳边有个声音大叫:“大志哥——”张扬猛然睁大眼睛,房间模模糊糊,只有邻居的灯光从窗口映了进来,他们还没睡,还闻到电视机传来的声音。张扬很奇怪:怎么好像听到阿田叫我了。“你不会是看上了人家吧?”这是李财说的,笑话,我张扬怎么会看得上她呢?我的阿香靓她千万倍。阿田,我梦里的空间不多,是要留给阿香的。求求你,千万别挤进我的梦里来。

         梦终于悠悠的侵占了张扬的胡思乱想。晒地上,一个短头发的女青年在骑车,骑着骑着,“啪啦”摔倒在地上;爬起来又骑,又“啪啦”的掉到晒地边,单车弯弯曲曲了,张扬连忙跑过去要扶她起来,走近一看,却是李财,他举起一堆废铁就往张扬身上扔,张扬连忙掉头就跑,李财在后边撵,边喊着:“你赔我的单车,你赔我的单车......”

       张扬猛然醒了过来,已是天大亮了。他躺在床上,还不想起来,刚才的梦境依稀记得,心里担忧那个唐小田鸡手鸭脚真个把李财的单车摔坏;他又想起了阿香,想起她到家里来勤勤快快的样子,想起她含情脉脉的眼神,以及与她十分投机的聊天,心里就甜丝丝。可是她昨天怎么不辞而别的呢?她家里真有急事?嗯,得到她家了解了解情况。可是怎么去呢?借李财的那辆单车还在该死的阿田那里。
      张扬一骨碌爬起床,眼睛扫了一下房间,自己的那辆老爷车缩在墙角,它怕生的,不敢露面。那辆破残的单车,风风雨雨伴随他度过了中学生涯的老朋友,早该退休了。你看李财早几年不读书,靠自己努力添置了单车、衣车和一些家电。自己多读了几年书,生活就落后了好几年。现在, 形势逼人啊,2000年就快到了,看来以后想不现代化都不行了,偏就不信自己会比不上李财?哈哈,想太多了,那是长远目标,当下最要紧的,就是想办法到阿香家走一遭,一是探望她的爸妈表表心意,二是与阿香继续联络联络感情,不让它降温,拍拖拍拖嘛,两人在一起才是两心合拍两手相拖。

      “张扬——”一听就是八婆的声音。
      八婆笑得见眉不见眼,脚跟还没有踏进门,就忙不及说了起来:“有希望了,有希望了。”
      张扬一蹦三尺高:我都说了,缘分是注定的,我们是一见钟情。
     “阿香她妈明天要亲自来看看门把把关。”
     “咦,她妈的病好了?”张扬满腹疑惑。
     “是吧,不然她咋来的成?明天,你们要表演的好一点哦。”
    “阿香她也来吗?”
    “来,当然来。”
     哈哈,张扬开心死了。而他父亲更是喜不自禁,又封了一个大红包给八婆。
    “辛苦八婶了。”
   “为人民服务。”
    八婆迈着罗圈腿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楼主| 张扬 发表于 2021-2-17 22: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扬
2021-2-17 22:17:44 看全部
本帖最后由 张扬 于 2021-2-17 22:30 编辑

11、
        听说阿香明天又来,张扬开心得要死。

        张扬呀张扬,别瞎开心了,快打扮打扮厅堂吧,不然明天阿香来到,看到与昨天不同的,漂亮的天鹅怕是又要飞走。
        这,真不用我们担心,张扬自有算盘,阿香家离得远,来得到至少要十一点以后,明天早上再布置布置也不迟,况且四叔的彩电今晚还要看的,咋能搬过来呢?真正令张扬头疼的是,那辆凤凰车还在阿田那里,说好了一个星期的,今天才第二天,张扬也不好意思跑去要回来。要是阿香问起单车,真不知怎样应付,看来得再次撒一个善意的谎言了。
        唉,这样的向别人借东西来撑门面,着实焦心,无奈呀!鬼叫自己穷呀。张扬想:要是这次相亲真的成功了,他无论如何也要买一部彩电和一辆名牌单车,就算借钱也要买,不然真对不起阿香,问心有愧呀。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鸟儿在屋前那棵苦楝树上叽叽喳喳唱个不停。张扬早早就起来了,虽然昨晚一宿睡不着,但是不觉得一点儿困,人逢喜事精神爽呀。洗刷完毕,简单的吃点粥,就进了房间细心的打扮打扮:一套深蓝色的西装,一双洁白的回力牌球鞋,再用木梳梳一梳乌黑的头发,不是吹,张扬一下子就帅了起来,他嘟起嘴“啸——”吹了一声口哨。张扬给自己打了个分数:90。他得意的笑了一下,想:好,我准备先简单收拾一下厅堂,一会儿再把四叔的那台十八寸金星彩电抬回来。

         正在这时,门外有人叫:“张扬在家吗?”声音银铃一样好听。
       “阿香?”张扬顿时慌了,他想不到阿香竟然这么早就来到,厅堂还没有布置呢。就要露馅啦,怎么办?怎么办呢?刚才还得意洋洋的张扬,一下子六神无主了。
         “在呢,在呢。你进来吧”是张扬他母亲的声音。
           这回真是糗大了。张扬缩在房间,出又不是,不出也不是,急得他满地打转。
张扬还在房间纠结。 张叔张婶赶忙急急脚的迎出门,俩人傻眼了,眼前的姑娘不是阿香,张叔疑惑的问:“姑娘,你是——”
        “大叔大婶,我叫阿田,我是来还车的。”

           阿田?张扬在房里听得分明,哈,还以为是阿香呢,吓我个半死。好你个“男人婆”,来的真是时候哦,我不用为这单车发愁啦,哈哈。张扬三步并作两步跳出房间,劈头就问:“你学会骑了?”

       “原以为骑车多难呢,想不到我一天就学个滚瓜烂熟了。”阿田看到张扬一身光鲜,也好奇地问:“咦,穿得这么正,莫非知道我要来?”
         “你说呢?”张扬狡黠的反问。 我穿得正不正与你没半根线的关系,懒得同你解释。阿田不回答,只是微笑着环顾厅堂。厅堂里几个木头家具,正中摆着一个柜子,上面摆着一台单卡收录机,四叔的那台彩电还没来得及搬来。要是在外头,张扬在阿田的面前还可以趾高气扬的吹吹牛;现在,家里的一切全被阿田尽收眼底了。此时,张扬仿如穿惯了高跟鞋的美女突然换回平底鞋,霎时就矮了一截,底气全无,他不好意思的说:“我家很穷。”
         “我知道。我们都很穷。”阿田依然笑嘻嘻:“你连相亲的那辆单车还是借李财的,对吧?”
         “你,你怎么知道?”张扬呆了,到底谁给她打情报的呢?
         “看那个座包套就知道了。”
            张扬大惑不解,连忙跑出门口去看看。我的妈呀,这个李财呀,居然用圆珠笔在座包套的侧边写着他的大名,不细心看还发现不了呢。
       “知道这车你也是向别人借的,我猜你一定很忧虑,很着急。今天一大早就出发了,问了好多人,才找到你这里。”阿香仿佛如释重负般吁了一口气。

            站在一旁张叔张婶还蒙查查的,这短头发姑娘怎么与我阿扬好像很熟似的?什么关系呀?嗨,来者就是客,我们不能冷落客人。
        “阿田姑娘,你坐,我倒杯水给你。”张婶边说边拿起茶壶。阿田连忙拦住。“阿婶,我自己来。你是长辈,反过来要你倒水,天要下大雨的。我一会还得赶回去呢。”阿田给张叔张婶各倒了一杯茶。张婶端着茶,看着这个手脚麻利的姑娘,问:“你哪里人啊?”
          “田心村的。我姓唐,叫唐小田,叫我阿田就行。”
           张叔问:“你与张扬是同学?”
         “不是,我们前天才认识的呢。大叔,你家张扬有福气呀,谈了个对象这么漂亮。”
        “阿香?”
          “对,那天我碰巧看见了。”

          张叔想了起来,今天不是阿香和她的妈妈要来的么,要是——他赶紧把张扬拉过一边,问:“你和阿田什么关系呀?”
        “刚认识的。”
         “你看,现在都差不多十点了,一会阿香来到,看到阿田,误会了怎么办?”

           对呀,怎么办呢?总不能把人家阿田生生赶走吧。张扬抓抓头发,想了想,走过去对阿田说:“阿田,谢谢你把单车送回来。你要是家里忙,就赶紧回去吧,耽误你太多时间了,我们过意不去。”
          “不用急,现在是农闲,没有什么要紧的活。”阿香说着,一把抓起张扬的手。“走,你带我参观参观你们的村子,这里山清水秀的,我要好好欣赏一下。”
           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还有什么心情呀?我的厅堂还没有布置呢,一会阿香来到非穿煲不可。阿田呀阿田,你就体谅体谅我好不好,我求你快回家吧。张扬,你好可笑呀,人家阿田怎么知道今天你的对象上门呢,你不如把情况如实告诉她吧。
            阿田见张扬木木的站着不动,用力扯扯他的手,催他:“走呀?”
正在张扬为难之际,门外传来声音:“好你个张扬,车骑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呵呵,是李财来了,他是放心不下他的“凤凰”车呢,这两晚牵肠挂肚根本无法入睡。他把车上看下看左看右看,车子没丁点损坏,绷着的心松了下来。他抬脚走进屋,一眼就看到了阿田,惊异的叫起来:“是你?”这个护车母夜叉在李财的脑里印象太深了,他真是想不到竟然又在这里见到她。他转头问张扬:“她就是你说的阿田?”
         阿田也惊奇不已,这人不就是前天在镇上打单车主意的那个胖墩吗?怎么在这又遇上,冤家路窄,世界呀,你真是太小了。
         张扬看着他俩惊诧的样子,乐了起来:“阿田,他,就是我的死党兼老友李财,也就是那天你遇上的贼,那辆单车就是他的。”

         阿田恍然大悟,她不好意思的向李财表示歉意:“对不起,那天误会了。”
         “没事,那天你真够爷们的。”李财哈哈笑着,狡黠瞟了张扬一眼,意思是说:张扬,你摊上她这个男人婆,以后够你受的了。
       “不碍你们了,我把车骑回家啦。”李财挥手告辞。张扬慌忙拦住:“还不行,得再借我用一天。”
       “咋?”李财茫然不解。
          阿田也疑惑的看着张扬。
          张扬看看李财,又望望阿田,看来不坦坦白白的说出来不行了,不然一会阿香来到,场面更加尴尬。“是。是这样的,一会我的对象阿香她要来......”
      “哈,明白了,你是用我的单车继续充门面。”李财戳了一下张扬的肩膀。
        一旁的阿田也明白了,刚才张扬为什么急着催自己回家了。她扬起头,笑着说:“哦,原来如此,张扬你咋不早说呢。张叔张婶,我回家啦。”
   “慢。”张扬忽然伸手拦住阿田,他侧着头竖起耳朵。“咦,刚才好像听到八婆的声音的。”
           “张——扬——”果然是八婆,她习惯了未到门口就来个先声夺人的。八婆到了,看来阿香也一起到了,阿田此时出去不正撞个满怀?看来张扬只有事急马行田了,他火急火燎的推开房门,朝阿田喊:“你,快进去。”
         “进你房间?”阿田正在迟疑,张扬一手把她推了进去,嘭的关个严实。

         “张扬,你的什么生辰八字,害得我白跑断腿了。”八婆边说边摇着罗圈腿进得屋来。
         “八婆,就你自己来呀,阿香呢?”
         “她昨天说得好好的,今天又变卦了,听说是又到镇上相亲去了。”八婆无奈的摇摇头。“人生得靓就是多人抢,没办法呀。”
           李财在一旁插嘴:“她人靓,张扬也长得一表人材呀。”
        “可是他穷。听说阿香今天去相亲的人家很有钱。”八婆“唉”的叹了一声转头对张叔说:“你张扬的生辰八字怎么这么运滞的,我八婆做媒几十年了从来没有失手过的,可我给你张扬连说两单都不成。要是等你们给的媒人银来开饭,听定饿死。”

          张叔走进房间封了红包出来奉给八婆,说:“俗语都有话,成不成烧酒喝两埕,好事哪有这么容易成呢?总之我阿扬的事就望您多费心了。”
          八婆连连推搪:“不用了,不用了,婚事说不成,我都不好意思要了呢。”
      “您七老八十跑来跑去也不易,就当是人工费。”
        “好好,既然这样我就收下了。”八婆把红包揣进了大襟口袋,说:“弯月塘村还有一位姑娘,长得不比阿香差,我一会就去给你们说说。”
         “不用了,八婆。”张扬淡淡地回绝。张扬想:这样的相亲,来一次一个红包,来一次一个红包,这个家不穷都弄穷了。看来阿田那天说的挺对,媒人有时是靠不住的,不如自己找对象来得实在,我就不信会遇不上一个情投意合终生伴侣。

          听到了张扬的回答,大家都不解的望着他。
        “张扬,你不要灰心,我八婆保管你这一次一定成。”
        “真的不用了,我想自己找一个。”
        “你们后生仔就是这样,总以为自己可以搞定,好似红屋村的阿强,后生的时候也与你一样脾气,你看看,现在他还不是寡佬一个。你就相信我八婆,这次不成还有下一次嘛。就这样定了,一会我就给你说媒去。”
        八婆呀八婆,相亲相一千次我都没问题,可是我心疼父母的血汗钱呀。看来我张扬不出绝招,你八婆是不会罢休的。

        “八婆,实话告诉你,我已经谈有对象了。”张扬说。
           此话一出,满堂惊诧,只只眼珠不会动了。
           张扬朝房间喊道:“阿田,你出来。”
         “吱呀”一声门开了,阿田款款的笑着走出来。
         “她?”厅堂里顿时掉满眼镜。
          张叔张婶觉得不可思议,怎么看阿田也配不上自己的阿扬,阿扬怎么就看上她了呢?心里真是一百个反对的。
           李财急忙忙把张扬拉过一边,低声问:“你不会是真的看上她吧?”
         “对呀。”张扬仿似很正经,其实是在糊弄李财呢,此时他心里乐歪了:哈哈,李财呀,你也中了我的计了,我哪里是看上她,只不过是拉她出来做挡箭牌。上次她拿我来骗她老爸老妈,我这次拿她来骗八婆。这是一报还一报,我也是有样学样哦。

          阿田似乎看透了张扬的心思,竟然配合着张扬演戏,她毕恭毕敬问候八婆:“八婆好,我就是张扬的对象。”
         八婆眼碌碌的用专业眼光把阿田上上下下看个遍,咦,这姑娘的气质与众不同哟,性格似乎也像自己年轻的时候的极其相似,她得出一个结论:能说会道,持家好手。八婆竖起大拇指:“好,张扬你好福气。”
          张扬嘻嘻笑着,心里暗道:八婆,你就损我吧,只管损,我张扬受得住,只要你八婆从此不烦我就ok。
         八婆起身向张叔张婶告辞:“恭喜你们了,这姑娘不错,要好好待人家哦。我走啦。”

         张叔看这张扬生生把八婆气走了,他慌忙拦住八婆:“八婶,后生不懂事,你吃了午饭再走吧。”
         “不了,不了,我还要赶去弯月塘村呢。”说着,晃着罗圈腿走出门去了。
           李财快步追出去:“八婆,弯月塘村那姑娘靓吗?”
        “还用说。”
       “你给我做媒,我用单车搭你去。”
          ......
        (待续)

 楼主| 张扬 发表于 2021-2-24 17: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扬
2021-2-24 17:48:48 看全部
12.
       八婆李财走了,张扬阿田乐得忘乎所以。然而,张叔张婶在一旁垂头垂臂,相视无语。唉,一早就起来忙,吃的喝的送的都准备得妥妥当当,到头来却空欢喜一场。这阿扬也是,他怎么会看上阿田的,生生把八婆气走,唉,真是仔大不知仔心肝。
         “当,当,......”墙上的挂钟敲了十一下。
         “阿田,一会吃过午饭再走。”张婶说着走进厨房。她虽然不那么喜欢阿田,但是也不能太出面,客气话还是要说的。
         “大婶,我帮你做饭。”阿田跟着进了厨房。张婶淘米,阿田生火。阿田见张婶闷闷不乐,就笑着说:“大婶,我们刚才对八婆说的话,你把它当真了吧?”
         “你们不是吗?”
          “当然不是,我们是骗八婆的。阿扬是不忍心让你俩为他花太多冤枉钱。”
         “可是,他把八婆气走了,以后还有谁给他做媒,真是人越大越不懂事。”
          “大婶,这你可放心,你阿扬人长得帅,又实诚,一定可以给您俩找一个好儿媳的。”
         “可是我家穷呀,谁会看得上。”
         “穷是暂时的,阿扬有文化,有闯劲,我想不用多久,生活一定会好起来。到那时十里八乡的姑娘都抢着上门,你们慢慢挑就是啦。”
         “哈,你这妹子可真会说话。你也一定会找到一户好人家的。”
         “那是一定。”
            ......

            这一顿午饭,大家吃得开开心心,张叔也破例的多饮了两杯酒。饭后,张婶对张扬说:“一会阿田回家,你送送她。”
        “好的。”张扬随口答应,可转脑一想,车被李财骑走了,怎么送?他赶紧说:“可是没车。”
           阿田笑嘻嘻地说:“别骗我,你有车的。”
           张扬急了:“真没有,车已经被李财骑回去了,你也看见的。”
         “对,我都看见了,车就在你房间呢。”
           张扬的脸顿时热辣辣了,那辆不敢张扬的单车终归藏不住被她发现了。唉!那辆叫单车吗?沙盖没有了,车把拧不紧的,满身是铁锈。平时,张扬只是进山或者到田头干活时骑骑它,从来不敢骑它到镇上。他连连摆着手,对阿田说:“那不行,这辆老爷车破破旧旧的,见不得光。”
         “哈,你这人真是。有车骑就满足啦,还嫌它旧?我去推出来。”
         “别别别,让我来让我来。”
          张扬走进房间把车推出来,又拿来一块布把车身擦了又擦,再用扳手螺丝批把车执了一执,这车子才有了点模样。“好了,上车吧。”张扬喊阿田。阿田轻盈的一小跃坐上了车尾,张扬用力踩着脚踏板,单车咿呀咿呀的上路了。
          阿田向张叔张婶挥手告别:“大叔大婶,我回去啦,再见。”
          张婶说:“阿田,你以后有空再来哦。”
       “我会的,一定会再来。”
         张扬吃力的蹬着车,每蹬一次车子就格拉格拉的响个不停。张扬心里想:平时自己一个人骑,车子还经常闹脾气;现在坐两个人,看来半路走不到,就得散架。

            果然不出张扬所料,骑到一个较陡的上坡时,他用力一蹬,“朴”的一声链条断了,脚踏板空转了几圈,他赶紧一脚着地,可是他忙乱中忘了刹车,车子不停向后退,张扬嘴里“诶诶诶”叫了几声,就连人带车“嘭啷”的倒在路边的草丛里。
          两人狼狈不堪的爬了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对着哈哈大笑起来。好久,张扬才望着阿田,问:“怎么办?”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立马买一辆新的。”
         “钱不够呀。”张扬翻全口袋,才百来块钱,这可是他全部身家了。
         “差多少?我有呀。”
         “你借给我?那太谢谢了。”
         “哎,不是借,是我俩合伙买,怎样?”
          张扬感觉不可思议,问:“那谁来骑?”
         “你骑呀。”
         “那你呢,你骑不了不白出钱了吗你?”
           阿田笑着说:“我在后面坐呀。”
           可是张扬笑不起来了:“那不是要我天天搭着你?”
         “对,我就是要和你天天在一起。”
           张扬彻底呆住了,他不是傻瓜,也很明白阿田话里的意思,可是自己——怎么说呢。张扬默默注视着阿田,第一次看阿田看的这样仔细:乌黑的短发,小巧玲珑鼻子,不胖不瘦的脸蛋泛着红晕,可爱的小眼睛透着真诚......张扬内心第一次感觉到:阿田其实也很美,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美,一种实实在在的美,自己一直追求的美。有一种莫名情愫在张扬心里涌动,难道这就是爱情吗?
       “你愿意吗?”阿田眨着清澈的眼睛,望着张扬。
         “愿意愿意,我——愿——意——”张扬兴奋地拉起阿田的手向前奔去。
          “阿扬,你这辆车?”
          “让它在这躺着,我们买新车去喽——”
            “阿扬,我们买辆什么车呀?”
         “你说呢?‘凤凰’还是‘永久’?”
         “你做主呀。”
          “好,就买一辆‘永久’吧。我们要永——永——久——久——”
         “好哩——”阿田灿烂的笑了,犹如一朵盛开的山花,银铃般的笑声在这山间回荡,回荡......
13.
            街口上,一对年轻男女骑着一辆崭新的单车,那就是张扬和唐小田,他俩愉快的往家转。
           “阿扬,你看,那不是阿香吗?”
             顺着阿田的手指的方向,一个时髦的女郎站在街口那边的榕树底下,黄黄的卷发,闪眼的裙子。对,就是阿香,她今天不是到镇里相亲的吗?怎么一个人孤零零在此的,莫非又没相成?
        “阿扬,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
        “不打扰她了,我们还是走吧。”
          张扬知道,与阿香偶然相识只是人生中小小的一段插曲,没有对错,没有爱恨,大家都只是在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阿香长得真美!阿扬,你放弃她会不会后悔?”
        “香,是很吸引人的,但是虚无缥缈,随风而来,随风而散;只有像你这样一块糖(唐),含在嘴里,才甜(田)到心里。那天我也说过了,你也很漂亮——”
       “我——记——得,你是第二个说我漂亮的人——”
       “第三个说你漂亮的人也是我,第一千一万个说的也是我——”
         “哈哈——”
            ......

      
         (完)

  • 您可能感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马上加入 |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张扬
五年级生给TA私信

查看:1380 | 回复:7

爱封开网—让封开人更爱封开!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爱封开网会员拥有所发布之文章,的所有权力及责任,转载时请注明出处!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爱封开网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ICP备案号: ( 粤ICP备09188496号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