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马上加入

搜索

封开县麒麟白马舞基本要素的田野考察

2015-9-13 22:17| 发布者: 爱封开| 查看: 1235| 评论: 0

摘要: 《麒麟白马舞》是岭南地区独具特色的优秀民间舞蹈,源出自唐代岭南第一状元莫宣卿的故事。这种特殊的题材及意义赋予着这个舞蹈与众不同的演绎方式及表演风格。本文运用民俗学田野调查方法对上述《麒麟白马舞》的基本 ...

封开县麒麟白马舞基本要素的田野考察

叶清  

封开县文化馆    广东省肇庆市    526500

摘要】《麒麟白马舞》是岭南地区独具特色的优秀民间舞蹈,源出自唐代岭南第一状元莫宣卿的故事。这种特殊的题材及意义赋予着这个舞蹈与众不同的演绎方式及表演风格。本文运用民俗学田野调查方法对上述《麒麟白马舞》的基本要素进行了考察。

关键词】麒麟白马舞  民间舞蹈  非物质文化遗产

   《麒麟白马舞》是岭南地区独具特色的优秀民间舞蹈,流传于肇庆市封开县大洲镇及毗邻的广西一带乡村。曾多次参加过县、市、省的民间艺术大游行和各种大型民间艺术表演活动,1988年代表肇庆市参加广东省民间艺术欢乐节的演出,2007年,参加了肇庆市国际旅游文化节巡游展演。2009年被列入广东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项目,这是封开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取得成绩的一大亮点,意义重大深远。本文试图对《麒麟白马舞》的历史概貌与文化内涵进行全面考察。

  一、《麒麟白马舞》人文地理

    封开,史书对其地理位置的描述:“南极水陆之冲,地总百粤,山连五岭,前引长江,北背原阜,居百粤五岭之中,连九疑(嶷)七泽之胜,介桂广之间,唇齿湖湘,襟喉五羊。”①在历史上,作为交州刺史部驻地的广信县,也是汉、壮、瑶各民族的聚居地,民族间的政治、经济、文化的频繁交往和相互交融,使封开蕴藏着大量民间文化,大洲镇在1997年和1998年先后被广东省文化厅、国家文化部受予”广东省民族民间艺术之乡”和“全国民族民间艺术”之乡的光荣称号。

   “文化是延续的,一个地区只有经过长期的文化积累,才有可能出现文化名人。文化名人的出现,不但在当时对本地区的文化发展有着积极作用,而且在后世还起着持续的影响。”②

   《麒麟白马舞》源出自唐代岭南第一状元莫宣卿的故事。根据它的表演形式和内容,可以追溯到唐宋时期,流传至今。广州志办秘书处副研究员陈泽泓在《“广东第一状元”莫宣卿考》中,做出了长篇考证,著名文学史家陈永正,更分别写有《岭南第一状元一莫宣卿》及《长川含媚色,波底孕灵珠》评其诗文。肇庆市地方志办公室编的《肇庆大事记》(199411月版)载有唐大中五年(851)“莫宣卿中状元”事条。然而,莫宣卿的生命太短促了。专家考证,他在34岁一个壮志未酬的年龄去世,家乡的人民不愿意相信他这么年轻就离开人世,这也许就是传说流传至今的主要原因。说是莫宣卿夫妻男耕女织,生活过得很幸福。莫宣卿后来上京考试。妻子在家和孩子相依为命,以织布买米来糊口,年夏一年,还未见丈夫有音讯。妻子不幸患病,临死之前,她再三吩咐儿子和家人,在她死后,要把她埋葬在最高最高的山,以便老远就可以看见丈夫回来。没有多久,莫宣卿中魁考上了状元,衣锦还乡,回来后再也见不到妻子的面,悲痛若绝,整日怀念妻子,积劳成疾,临死前,他也嘱咐家人和儿子,待他死后,把他葬到另一个最高最高的山,和妻子遥遥相望,日日可见妻子面。儿子和家人按照父亲的嘱咐去做了。后来皇上知道本科状元夫妇对爱情如此坚贞,深为感动。即下赐白马、麒麟锦衣各一件给他的儿子,并下喻封这两座山,葬女的名麒麟山,葬男的名白马山。从此之后,封开就有了这两座名山。这两座山遥遥相望,十分雄伟壮观。后人为怀念这对坚贞的古人,把纯洁的爱情看作比山还重。“麒麟白马舞”就在劳动人民中间形成和发展,代代相传,一直至今历演不衰。

二、《麒麟白马舞》最常态的表演和范式

()思想渊源

沃勒斯指出:“使用各式各样的乐器、歌曲、赞美诗和舞蹈不仅能起到召集神灵的作用,而且还起到把人们整合起来的作用。”③《麒麟白马舞》的舞蹈和音乐既是艺术文化产品,也是人们祈求从神灵那里获得超自然力量以保平安的工具和手段。它代表如意吉祥,多集中在节日特别是春节期间表演,题材取自于岭南第一状元莫宣卿,因此它反映的内容和表达的寓意都和莫宣卿有关。表演时穿上古代状元、状元夫人等各类服装,他们到达了目的地时要先跳一翻才进村,作为“拜年”的意思。边走边舞,祈求东、南、西、北四方神灵帮助降妖,保佑庄稼丰收,五谷丰登、富裕安康,寄托美好愿望的一种风俗。不单把莫宣卿状元夫妇衣锦还乡的故事表现的活灵活现,而且还深刻反映了封开人民对忠贞爱情和美好前途的追求和热爱,这种特殊的题材及意义赋予着这个舞蹈与众不同的演绎方式及表演风格,所到之处群众热盛款待尤其是用一种实心的油煎糍来款待他们,代表“诚实有心”的意思,以表谢意。因此《麒麟白马舞》被封开人民代代相传,实为封开乃至整个岭南地区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二)表演型式

《麒麟白马舞》队伍组织并不庞大,属道具舞,表演的道具有白马,麒麟各一只,表演时要把道具固定身上,一男青年骑白马扮成状元,一女青年骑麒麟扮成状元夫人,前面各有童子引路,后面两人撑罗伞、四人提花灯、四个锣鼓手、还有两个撑横额、横额上写有”麟吐玉书”四字,其余人员可多可少,整个演出队伍人数在20人左右。《麒麟白马舞》可以就地表演,也可以穿街过巷游行。在正常表演可根据场地大小而定,非常灵活。该舞蹈有固定的队形和表演程序,有歌有舞。《麒麟曲》就是在跳《麒麟白马舞》时专门演绎的歌曲,《麒麟曲》的演绎很讲究,不单要分不同的角色来演唱,而且不同的角色所唱的内容也不相同,它最大的特点是演员们在乐器伴奏下用当地原汁原味山歌的腔调来演绎,歌声与舞蹈和谐统一,也正是这种封开山歌腔调的融入,使《麒麟白马舞》呈现出更为浓郁的民俗特色,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三)舞蹈动作

现今的《麒麟白马舞》的舞蹈动作不多,且比较简单,但有相对规范的舞步、舞姿造型和动律特征。麒麟白马其基本舞蹈动作有小步慢跑、大步奔跑、马步单弹、马步双弹,脚前掌着地,不停地“跳”,前俯后仰,东、南、西、北四方轮番表演,在舞蹈变化的间隙,麒麟白马不断穿梭表演,互相来回穿插,每表演一方就要穿一次“彩门”,如此反复直到结束,形式古朴大方,氛围热烈喜庆。麒麟白马另有2人配备,前有童子引马,后有宫灯罗伞。由4名姑娘身着粉红淡绿长袖上衣,用长裙缀连,轻妆淡抹,双手持花灯,迈着轻盈的舞步,双手臂不停地舞动,作出扭、摆、走、跳、转的动作尽情欢舞。马童舞步、舞姿是“蹲点步”和“凤凰型”,即一腿半蹲,另一腿曲膝点地。凤凰姿为一手举于头旁,另一手按于胯边,同时蹲点步。主要舞蹈动作是:单双手拦马、逗马等为主;宫灯表演主要是变化各种队形和造型,舞蹈动作却比较简单,宫灯队形调度有:单出、双出、堆八仙、十字花等。其中下肢的舞蹈动作主要有:一般走步,碎步小跑,原地前后踮步,前后花步、左右花步不断变化队形,时而举灯、时而抱灯、时而提灯、时而分灯、时而合灯、时而又用其搭起“彩门”,同时用当地原汁原味山歌的腔调来演绎《麒麟曲》。

(四)音乐类型

《麒麟白马舞》的音乐分为打击乐和声腔乐两种基本体载,以打击乐为主,声腔乐为辅。

打击乐采用大鼓、大镲、钹三种最基本的民间乐器来演奏,主要以大鼓为主奏,大锣和铙钹配合,所用曲牌分为开场、过场、收场鼓等。演奏手法较为单一和随意,较多地显示出古朴、自然的形态特征。在节奏类型上大锣与铙钹的音响在强弱拍位置上交替出现,鼓的基本打法有:(1)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切、咚咚切;(2)咚撑撑撑撑撑撑撑撑切;(3)得咚切、得得咚切、咚咚撑切;(4)咚咚洞咚切、咚咚洞咚切、咚咚洞咚切;(5) 咚撑撑、咚撑撑、咚撑撑、咚洞洞咚撑撑撑撑切。鼓手交替使用这些打击乐节奏类型,指挥和调度着整个舞蹈的表演。

在声腔乐方面:以《麒麟曲》(山歌)三种曲调为主。在曲式结构上,已经初具起、承、转、合的程序。在演唱方式上,演唱全部使用当地方言,演唱形式有清唱、对唱和帮唱三种。清唱的特点是演唱时不用乐器伴奏,表情达意全凭歌喉;对唱专是麒麟(女)白马(男)一人一句轮番演唱,可以通过不改变旋律、调式和句逗落音而反复演唱更多的唱词。如:

帮唱则是一人唱众人和,独唱与伴唱此起彼伏、交替重叠的演唱方式。如:

    三、《麒麟白马舞》的传承与发展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以人为本的文化遗产,它以人为载体,依托人本身而存在,是非物化的、非静态的,是以声音、动态、记忆、技艺为表现手段,并以身口相传作为文化链而得以延续的文化遗产。由此可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就是要把“无形的”、“行为的”、“人为的”、“非物质的”,将其载体化、有形化。

笔者在挖掘整理过程中了解到:《麒麟白马舞》传承的方法有家族传承,也有师徒相传,该舞蹈传承几百年的奥秘在于家族传承这种方式,家庭成员之间相互影响,耳濡目染,最易形成共同的爱好和志趣,而且也便于管理。只要这个家族繁衍不息这种艺术形式就会随着传承下去。在农村,有很多手艺,技术、绝活也都是祖祖辈辈传承这种方式,一代又一代传续下来的。现在由大洲镇上律麦氏家族一脉传承。摘要如下:1、麦天佑,男。出生年月:1902年;文化程度:私塾;传承方式:师传;学艺时间:1915年。2、麦桂飞,男。出生年月:1932年;文化程度:初小;传承方式:师传;学艺时间:1958年;居住地址:大洲镇上律村。3、麦鉴新,男。出生年月:19635月;文化程度:高中;传承方式:师传;于1977年参加“麒麟白马队”学艺,1998年接任“麒麟白马队”传承人。麦鉴新大胆创新,不断改进麒麟白马舞,对于落后,意义不深的唱曲不断改进,并增加了“麒麟灯饰舞”、“茶篮灯饰舞蹈曲”、“山歌二友调”从而使到整个麒麟白马舞生动活跃,内容丰富。近这十多年里,率领着麒麟白马舞到肇庆、云浮和广西梧州、贺州等地演出,深受到广大群众的好评。

随着社会文化生活的日益丰富,该舞蹈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和文化土壤正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特别是广大青年人业余休闲的多样性,使传统的民间艺术受到了冷落,出现了人才断档的危机,舞者年龄结构偏大,从而出现只有传承而没有发展的尴尬局面。人亡艺绝,人去歌息。是我县面临的最大传统文化危险,有鉴于此,封开县坚持政府为主导、明确职责、动员社会各界共同参与,形成合力为原则;以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为指导方针,长远规划、分步实施,点面结合。第一,逐步将口头的用文本的形式记录、整理、出版,使其转化为可阅读、可记载、可传播、可鉴赏的出版物。同时将无形的、行为的、人为的、形体的表演用摄影、摄像、录音记录下来,运用现代视听技术为未来文化遗产保护留下真实的图像,其对未来文化的贡献不可估量。第二,经过一定的科学的整理、改编、研究其艺术特色文化价值,保持民间艺术的原汁原味,与艺术的再加工、创造、创新相结合,为其开创时代的新路。第三,麒麟白马舞这种民间舞蹈的保护,视野不能局限于舞台,应该看到其生存、发展的文化生态链。没有其生长的土壤和群众基础,也是这个艺术消散的开端。对此,可以通过建立民间艺术保护区等,以“活态文化”的方式对民间艺给予保护,使之永葆于民间。

    四、结语

    麒麟白马舞发展到现今,可以挖掘、整理、总结的地方固然很多,其年年演示,岁岁传承,适应于城市化、现代化、积极地被传承下来、又反而得到发展的民间艺术,我们必须认识到其艺术本身也不断地变化下去。这种民间舞蹈既是当地人们的精神和观念活动内容,也是他们对文化身份、人格和人生价值观的认同,这种精神意蕴通过麒麟白马舞表演得以充分表达。麒麟白马舞既是信仰的结果,也是娱乐的体现,这就是麒麟白马舞的全部内容。

参考文献:

①李贤等:《大明一统志》,天顺五年御制序刊本,卷84,第2883面。

②陈永正 :《岭南第一状元—莫宣卿》,《肇庆学院学报》 199802

[]C·恩伯、M·恩伯:《文化的变异-现代文化人类学通论》,杜杉杉译,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88版,第489页。

作者:叶清 来源:封开县文化馆
爱封开网—让封开人更爱封开!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爱封开网  
爱封开网会员拥有所发布之文章,的所有权力及责任,转载时请注明出处!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爱封开网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ICP备案号: ( 粤ICP备09188496号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