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马上加入

搜索

溯源探新论粤语

2014-2-6 22:34| 发布者: 爱封开| 查看: 971| 评论: 0|原作者: 罗康宁|来自: 中国评论学术出版社

摘要: 广东之所以简称为“粤”,是因为古代曾系“百粤之地”。“百粤”是个音译词,又写作“百越”。曾有人认为:“粤”(越)指少数民族,“百”则意味著多。例如《通考·舆地考》:“越以百称,明其族类多也。
  一、从“粤”字谈起 

  粤语以“粤”命名,广东也简称为“粤”。这个“粤”字,究竟是什麽意思? 

  查《说文解字》:“粤”者,“亏也。”这与粤语,与广东,毫无关系。此义项今已不用,连《辞海》也未收。 

  广东之所以简称为“粤”,是因为古代曾系“百粤之地”。“百粤”是个音译词,又写作“百越”。曾有人认为:“粤”(越)指少数民族,“百”则意味著多。例如《通考·舆地考》:“越以百称,明其族类多也。”其实,在古代,不管是广东土著还是中原汉人,都不可能对民族作出科学的区分,当然不可能将广东土著分为若干个民族。笔者认为,“百”跟“粤”一样,都是个译音,与“一百”中的“百”没有关系。“百粤”乃是古代岭南土著的自称,跟今天的壮族自称Bouxdoj(布壮)有点儿相似。而汉族,则称为Bouxgun(布官,即官族)。Boux(布)是壮语对各民族称呼中的第一个音节,意思相当于“族”或“人”。Boux(布)与“百”读音相近,古代译为“百”是有可能的。除壮语外,傣族、布依族语言也有类似的说法,如“布依”本身就是个民族自称,其读音与“百粤”接近。因此,“百粤”的意思是“粤族”或者“粤人”。 

  那麽,粤语是粤人的语言麽?或者说,粤语是从古百粤语演变而成的麽?答案都是否定的。因为在古代,那些古粤人的各部落是各自独立,互不统属的,在生产极端落後的条件下,他们不可能形成一个统一的部族,也不可能形成一种统一的“古百粤语”。有一些学者举出今天粤语与壮语中一些相互通用的口语词,如“”(壮语dieg,地方)“恁”(壮语naemj,思考),“” (壮语sai,浪费),认为这说明两种语言的“母体曾经发生过相互混合的阶段,然後才各沿著不同的道路继续发展。由此证实粤语的形成跟古越语(准确地说是跟“古百越语”)本来就有著十分重要的关系”。(见李敬忠:《粤语是汉语族群中的独立语言》)这种推断似乎难以成理,因为这种相互通用的词语数量幷不多,而且多半可以从古汉语中找出它们的来历(例如“恁”“”,在《集韵》中便可找到。详见白宛如《广州话本字考》)。何况,使用这类口语词的幷不仅是粤语和壮语,连客家话裏也有,但谁也没有认为客家话形成跟古百粤语有什麽重要关系。在今天的粤语中,我们倒是可以找到不少英语词,但是,是否能据此而认定粤语与英语有什麽渊源呢?当然不行。萨丕尔指出:“语言象文化一样,很少自给自足。”(《语言论》)粤语在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从其他方言和语言中吸收一些因素,但这决不能作为它来源的依据。粤语虽然以“粤”命名,却跟古“百粤”的语言没有亲缘关系,它不是古粤地的土产,而是汉族移民从中原地区带进来的。 

  二、粤语形成于西江中部 

  粤语到底怎样形成的呢?从汉人大规模入粤最早的历史来考察,粤语形成于西江中部。 

  据考古发现,大约从西周时代开始,岭南粤人与中原汉人就有来往。不过,由于有五岭之隔,这种来往极为有限。到了秦始皇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曾派兵南征百粤,但究竟打到哪里,史无记载。有记载的是:秦始皇二十九年(公元前218年),西瓯(西江一带)粤人反秦,朝廷发五十万大军征讨,兵分五路:“一军塞镡城之岭,一军守九疑之塞,一军处番禺之郡。一军守南野之界,一军结馀干之水。……又以卒凿渠而通粮道,以与越人战。”(见《淮南子·人间训》)这裏所记的“镡城之岭”,指今广西越城岭;“九疑之塞”,指今湖南宁远县南;“渠”,即灵渠。这两支军队开通灵渠再经漓江、贺江而进入岭南,灵渠将湘江与漓江沟通,从而成为中原汉人进入岭南的历史上第一条主要通道。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战争告一段落,秦又“谪徙民五十万戍之”(雍正《广东通志》)。这五十万人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因为直至东汉时统计,岭南各郡的人口还很少超过十万的,在秦始皇时代就更是地旷人稀。这一大批汉人“徙民”的到来,足以改变岭南粤人的“一统天下”的局面,随之汉语便由此而被带入岭南。这五十万“徙民”当时究竟定居何处?众说纷纭。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当时的番禺(今广州市)一带,仍是粤人的天下。秦末,汉人赵佗在此建立南越国,所任用的官员从丞相以下基本上是粤人,就连赵佗本人,也得改变自己的服饰、生活习惯及其语言,把自己异化成粤人以便于统治。如果不是粤人势力十分强大,他就不会那麽做。但是,在西江的中部,那裏的情况就完全不同,经过秦兵的一番征讨,那裏的粤人大都逃散,从而成为汉人填补及落脚定居的最佳之地。由此推之,这五十万“徙民”多数定居于西江中部,而中原汉语也就首先传播于西江中部。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灭南越国,将岭南分为九郡: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儋耳、珠崖,同时又设立“交趾刺史部”,以便于统治这九郡,治所最初设在赢 (今属越南),但不久又迁至西江中部苍梧郡治广信。此後三百年间,广信一直是岭南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到了东汉,交趾刺史部改为交州,其治所也在广信。那麽,广信在何处?罗香林先生指出:“现在广东的封川,就是汉代交州刺史驻地及苍梧郡治的广信。”(《世界史上广东学术源流与发展》) 
  正因为粤语从其形成之时起便较多地保存著南北朝之前中原汉语的面貌,因此,当它拥有西江流域及珠江三角洲这麽一片通行区域之後,便拒绝接受北方汉语的进一步同化。这种情况,突出地表现在它对客家话的态度上。我们知道,客家人进入岭南,大约始于唐朝“横浦之道”修通,到宋高宗南渡时形成高潮,那时岭南原有汉族移民的势力已经十分强大,幷控制了珠江三角洲及西江两岸平原等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因而新从中原迁来的客家人只得定居于岭南山区。本来,客家话在当时要算是较为标准的中原汉语,可是它传入岭南之後,已经无法进一步同化已经形成自己特点的粤语了,相反地,有些客家话地区後来则受到粤语的渗透,成为“双方言区”,甚至变成粤语区。由此可见,到了唐宋时期,粤语已经发展成为一支具有显著特点的汉语方言,幷且形成了以番禺(广州)为中心,以西江流域和珠江三角洲为基础的一种通行语言。 

  四、馀论 

  方言的分布,一般说来跟它的形成和发展有著密切的关系,只有弄清了粤语的形成和发展过程,我们才能对它的分布作出一个科学的分析;而分析今天粤语的分布情况,亦可印证它的形成和发展过程。 

  由于粤语在西江中部形成,後又借西江流域而向东西扩展(沿江而下至广州以及整个珠江三角洲,溯江而上至广西的南宁)。因此西江一带的粤语一直保持著相当程度的一致性;而远离西江的地区,语音就有较为明显的差异。例如地处西江中部的封川(即古广信)及梧州与广州距离较远,但这一带粤语与广州话的差异很小;相比之下,地处广州不远的台山、开平等地的粤语与广州话的差别就很大;就连属于广州郊县的增城,其语音与广州话的差异也不小。这就说明,粤语各次方言的分布与西江有著明显的关系。《中国大百科全书·语言文字》将粤语分为粤海、邕浔、高阳、四邑、勾漏、钦廉等几个片,这一分法是值得商榷的。如“勾漏片”,其中属于西江中部的德庆、郁南、罗定、封开(除开建一带),语音比较一致,都接近广州;而远离西江的玉林、北流、容县、蒙山等地,其声韵调配合关系就各有不同,以精、清、从母为例。玉林、北流、容县念为t、t‘,蒙山念为θ,德庆、郁南与广州念为ts、ts‘。因此,将这些市县的粤语划为一片是说不过去的。至于“高阳片”,据笔者调查,也是不能成立的。关于这一点,在笔者的《信宜粤语的文白异读》(载《语言研究》1990年第二期)一文中已有详述。这裏再补充一点,据熊正辉先生《广东方言的分区》所述,划分这一片的根据是“古心母字是否读声母”,然而,笔者作了个统计,在茂名、高州、信宜话中,由声母所组成的音节仅占全部音节的4%,其他音节绝大多数跟广州话差别不大(这一带还有个声母,但这个声母“广府片”一些地区也有,不成其差异),因而,对语言交际无多大影响;而阳江与广州两地,语言交际就有困难,就连阳江与高州两地的人员来往,其语言交际也有困难。究其原因,主要不在于有无声母,而在于它的声韵调配合关系与广州话、高州话有较大的差别,它的八个声调的调值与广州话、高州话无一个相同。从地理位置上看,信宜和高州距西江不远,历史上与西江中下游交往较多。如信宜一带,汉代曾属西江中部的端溪县(今德庆县),直至唐初,仍归泷州(今罗定)管辖,因此语言便受到西江一带的影响,与广州话差别较小。而阳江则远离西江,历史上跟西江中下游极少交往,其语言就与广州话拉开了距离,形成了有别于广州话的较多特点,因此不应把高州、阳江两地的粤语划为一片。 

  那麽,粤语内部各次方言究竟怎样划分较为合理呢? 

  如果从历史的资料来考察,或从它的形成及其发展的角度来考察,笔者认为可以把它分为以下三个不同的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以广州话为中心,以珠江三角洲及西江流域两岸的县市话语为基础,这是粤语系统中最为通行的主体方言。这个主体方言语音词汇比较一致,其共同点较多,各地人员来往用方言交谈,语言上畅通无阻。必须指出,这个地域的粤语最为典型,且在唐宋时期已经形成,因而粤语系统必然以珠江或西江流域的方言作为主体。第二层次是珠江或西江流域的外围或边远地区,其中包括东莞、增城、从化、清远、广宁、怀集、新兴、云浮、罗定等,还包括粤西走廊如信宜、高州、化州、吴川一带,也包括广西东南部一些县市如岑溪、容县、玉林、南宁等地。这些县市的方言与广州话比较起来,虽然有著各种不同的特点,但语音、词汇的共同点仍然比较多,可以说是“大同小异”。跟广州人用方言交谈,基本上可以互相通话,是属于粤方言系统中多种类型的次方言。第三个层次是非珠江或西江流域的粤语片,其中包括粤中的新会、台山、开平、恩平,还有阳江、阳春等县市,另外还包括广西南部合浦(廉州)和灵山部分乡镇等一小片。这一非西江流域的粤语,无论在语音方面或词汇方面,都跟广州话有较大的差别。虽然同属于粤语这个系统,但广州人却很难听懂,甚至根本无法听懂。另外,根据地理位置和方言上的差异,我们还可以把非西江流域的粤语大致上分成三小片,即:四邑片、两阳(阳江、阳春)片,廉州片。这三个小片的方言各自有浓厚的地方特色,语音、词汇各片差别很大,片与片之间根本无法通话,但是它们却是同属于一个粤语系统。 

  以上三种情况,笔者只是根据历史上有关资料及今天通话的程度作出初步的勾勒,幷没有深入各地作详细的调查,因此只能提供参考。不过,这裏必须说明,语言是随著时代的发展而发展的,在改革开放後的今天,由于经济的发展,交通和资讯的发达,科学的进步,教育、文化水平的提高,人员交往日益频繁,各地粤方言相互之间的差异,肯定会渐渐缩小,吸收广州话的因素必然会越来越多,这是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 

 (与叶国泉合作) 

相关阅读

爱封开网—让封开人更爱封开!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本站站务
友情链接
新手指南
内容审核
商家合作
广告合作
商家入驻
新闻合作

官方微信

手机版

手机APP

爱封开网  
爱封开网会员拥有所发布之文章,的所有权力及责任,转载时请注明出处!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爱封开网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ICP备案号: ( 粤ICP备09188496号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返回顶部